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误惹霸道男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无敌大胃王   内容大小:308 KB  下载:误惹霸道男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4-01-14 14:01:03

  黑道夫君,我有了

  作者:无敌大胃王

  第一章:遇见

  马德里康帕斯顿大学公共课厅里,刘熙月正耐心的为一群哲学生讲解简单计算机知识,但还是时不时的有学生提出一些匪夷所思的问题。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有一个白皮肤蓝眼睛黄头发的高个子突然站起来,拿着话筒,用中文一字一顿的说:“美丽的……讲……师,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别扭的中文发音在整个大厅里久久的回荡,数不清的蓝眼睛发着光,刘熙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发誓再也不会帮导师上什么计算机课了。

  作为马德里理工大学计算机系大三的学生,每年理工大全额奖学金获得者,计算机科技比赛的金奖,刘熙月当然有资格给替她的导师密斯给康帕斯顿的文学生上课。密斯是理工大有名的计算机教授,也是康帕斯顿的客座教授,教授这群连“二进制”都不太清楚的学生,头疼的要命。这次,可爱的老头为了躲避上课,竟然说教授他们上课是刘熙月的毕业课题之一,真是把人雷的里焦外嫩。

  罗瑞站在车旁,看见一个女孩子远远的走过来。明媚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把斑驳的星星点点投在她的身上。遮天蔽日的树木后面是古朴华美的哥特式建筑,蓝蓝的天空上流淌着柔软的白云。女孩白衣布裙斜背着棕色小包,漆黑浓密的长发用一根皮筋松松的绑着,眼睛清澈如水,嘴微微的嘟着,好像正在生气。那个女孩在宽阔的街道喧嚣的校园里亭亭的走来,罗瑞觉得好像身处绿色如墨的草原呼啸的风热烈起舞,自己却什么也听不见,心在怦怦的跳动剧烈的挣扎,好像要随之而去。

  罗瑞呆呆的看着回过神来时,刘熙月已经走远了。他连忙摘下墨镜跳上身边的奔驰,向前奔去,早就忘了自己和康大校花的约会。罗瑞绕着康大行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刚刚看见得女孩,好像不见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心情沮丧的难以复加。什么都不想做,罗瑞自己又驱车回到了刚看见刘熙月的地方。

  刘熙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已经在康大走了一下午了,还是没有找到康大的图书馆在哪里,明显是迷了路,只好回到原来来的那栋楼看看能不能搭一下出租车。

  罗瑞刚一停车,便看见刘熙月坐在左侧不远处的石阶上,阴沉了一下午的脸顿时拨云见日了。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杰克,下午答应帮忙找人的你实在是太好了,谢谢,但是我已经找到人了,替我通知约翰他们,不用再找了。”罗瑞照了照镜子,笑容满面的下车了。

  罗瑞下了车,故作潇洒的走到刘熙月面前,温柔的问:“CanIhelpyou?”刘熙月抬起头,看了看罗瑞,没有想站起来和他谈话的意思。这样的韩国男人,刘熙月真的见多了,身材修长,一身自己说不出名字的名牌,是男人却拥有一张比女人还精致的脸,无暇嫩白的皮肤。他俯下身,低着头,身上有淡淡的香味传来,刘熙月本能的向后避了一下。她实在讨厌浑身脂粉气的男人。

  刘熙月用中文冷静的说:“对不起,我只会说中文。”刘熙月认为那男人会知难而退,没想到罗瑞笑了一下说:“那正好,我也是中国人。”刘熙月惊讶的又看了他一眼了,才想站起来。这一站,下午走的又疼有酸的腿显然是坐麻了,站不稳,就要倒。罗瑞手疾眼快,一下子扶住了刘熙月的腰。

  罗瑞的手渐渐收紧,把刘熙月紧紧的抱在怀里。如此亲密的接触,男性气息匆匆的冲进刘熙月的鼻子里。刘熙月的脸红了,除了唐华夜,从来没有男人和她这么亲近过。

  一想到唐华夜,刘熙月很大力的推开罗瑞。罗瑞意犹未尽的松了手,看着刘熙月脸上的红晕,心情毫不掩饰的好。“你要去哪里?”罗瑞用右手摸了摸左手,感受着手上残留的柔软的感觉,“我可以送你去。”刘熙月想也不想,便一口拒绝:“谢谢你,不用了,这里搭计程车很方便。”罗瑞走进刘熙月,低着头,眼神亮晶晶的,笑着说:“你确定?”刘熙月肯定的点点头。

  罗瑞回到了他的车里,带上墨镜,刘熙月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上去。罗瑞发动车辆,开大马力,无视自己的奔驰,“砰”一下子撞到了出租车的车尾。可怜的桑塔拉,稀里哗啦的,车子不能看了。出租车司机马上从车里跳出来,破口大骂。罗瑞也下了车,拿下墨镜,司机噤了声,自己脸色怪怪的走到一边打电话处理现场。刘熙月见状,转身,视若无睹,继续拦下一辆,一会身边便停了四五辆车,但是都不是出租车。

  车子把刘熙月堵在路中,杰克,约翰还有几个人分别从车里走下来。杰克把一个车钥匙递给罗瑞,罗瑞打开车门,冲刘熙月笑了笑。周围很多人的视线已经被吸引过来。这样子的瞩目,刘熙月无奈的走进去坐好。

  “去理工大”刘熙月头都没抬,不耐烦的说。这种花花公子,刘熙月一向不假于色。车子开的很慢,罗瑞有心故意慢慢转悠,刘熙月坐在车子后座,紧闭着嘴巴,释放着浑身的冷气。罗瑞却心情很好,原来刘熙月是理工大的,怪不得以前没有发现。罗瑞透过后视镜看后排的刘熙月,白皙的脸庞还可以看见柔软的绒毛,她干脆合上了眼睛,赌气的也安静的趴在后排,有头发调皮的划在脸上。看着看着,罗瑞就觉得心满意足。

  理工大到了,刘熙月真的睡着了,在后排发出深深浅浅的呼吸声。罗瑞小心的停了车,蹑手蹑脚的打开后车门,把外头脱下来搭在刘熙月的身上。夜幕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打开,晚风轻轻的吹在罗瑞的身上,却吹不散罗瑞心里的热度。罗瑞觉得遇见刘熙月自己好像发烧了中毒了一样,大大异于往常所为,但是心里隐隐的好像期待这种感觉很久了。

  刘熙月醒来,坐直身体,身上的衣服滑落在车上。她弯腰捡起来,打开车门,看见罗瑞站在月光下靠着车子发呆。皓月当空,华灯遍地,树木在地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夜风徐徐,刘熙月看着罗瑞身上的单衣,有点不好意思今天的白日的态度。她把衣服递给罗瑞,有点窘迫的说:“今天谢谢你。”

  罗瑞笑着说:“想谢谢我,明天就请我吃饭。”刘熙月呆了一下,继续说:“明天我有事。”罗瑞打趣的说:“就知道你不是真心的。那你是理工大什么系的?我以后一定来讨。”刘熙月笑着说:“好呀,我是计算机系刘熙月,再见。”罗瑞自己嘴里默念几遍:“刘熙月,刘熙月,刘熙月……”

  却说刘熙月这么晚回学校却不是住在学校里,她只是想借用一下学校实验室的电脑程序。刘熙月住在百花巷,窄窄的深深的巷子,石板路,那里一年四季都有鲜花装点,美丽非凡。17岁时刘熙月家发生变故,父母“意外死亡”,便只有投靠了家在马德里的姑姑。平常姑姑对刘熙月的管束极严,姑姑一家出去旅游了,刘熙月才敢夜不归宿。

  刘熙月熟练的打开实验室大门,开机,输入密码,开始编程。雄楚有限公司,刘熙月隐形IP伪装成黑客,攻击雄楚管理系统。刘熙月从小便很聪明,在马德里理工大的三年,又发疯了似的学习计算机,不敢说已成为计算机高手,但是也算略有小成。刘熙月点进雄楚公司财务,发现有好多向罗氏的汇款,好像最近和罗氏贸易交往密切。

  罗氏,刘熙月知道的,中国屈指可数的几个百年股份有限公司,其贸易涉及房地产,出版社,衣服,鞋子,包包,日常生活用品,还在全国开有连锁超市,同时又在汽车,石油,银行等国有资产中占有重要股份。

  刘熙月耐心的一点点分析雄楚的贸易交易和公司动态,最后只知道最近好像和罗氏往来密切外,其余好像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刘熙月一发火放了一个病毒,雄楚数据瞬间全消失了。

  刘熙月在这三年里,不断地攻击雄楚公司网站。虽然每次刘熙月攻击后,雄楚都会提高自身的防御系统,但是对于刘熙月来说,那只不过是小打小闹,不算一回事,没有半点防御作用。

  但是罗氏的系统不一样了,尤其是高层的系统,层层关卡,有的也需要A级密码,刘熙月试了很多次试,高层系统还是无法进入。夜已经很深了,刘熙月仅仅开了一小盏灯。旁边的镜子里映射出刘熙月的脸惨白惨白的,在这冰凉的夜里头皮鼻子上竟有汗水渗出来。到底雄楚和罗氏之间有什么样的贸易呢,如果能够掌握雄楚非法涉黑的证据,那该多好。但是攻击的这么多次,为什么还是不行呢?

  刘熙月的头昏昏的,眼皮在打架,不行,不能这样。刘熙月脱了外套,走到墙边,紧紧的贴了上去,冰冷的瓷砖上蓄满了深夜的寒气,刘熙月的身体也马上打了个寒颤。但是,她丝毫不为所动,闭着眼睛像贪婪的蛇,扩张着身体,吸附在瓷砖的寒意上。过了一会,刘熙月完全清醒过来,快速的回到了电脑旁,有开始新一轮的攻击。爸爸妈妈,等着我,熙熙,一定给你们报仇。

  天渐渐的亮了,罗氏高层机密文件还是进入不了,楼下有偶尔的人声走动传来。刘熙月累极了,但一闭眼,爸爸妈妈的死亡又一遍一遍的在脑海里出现。快三年了,刘熙月还是报不了仇,心里就觉得自己没用很对不起父母,眼泪就掉了下来。

  刘熙月觉得自己不能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伤痛会把自己吞没。于是背着包出了实验大楼,清晨的风都带着多多少少的凉意,刘熙月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慢慢的向外走,不知道要去哪不知道接下来能干些什么,一时茫然无措。

  第二章:朦胧的夜

  刚到校门,有一个男声便一直“熙熙,熙熙,熙熙”的在耳边叫,刘熙月低着头想大概自己出现幻觉了。除了爸爸妈妈,还有谁会叫自己“熙熙”呢。刘熙月继续的埋头向前走,那男声有点急,拽着她的胳膊大声的喊:“刘熙月”。刘熙月才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男人。

  “罗瑞,你怎么在这?”刘熙月有点吃惊的说。罗瑞看着刘熙月的眼睛,湿漉漉的,像清晨的露珠,惹人爱怜。她哭过了,疲惫写在脸上,显然一夜没睡,身上还是昨天的衣物,狼狈的不成样子。罗瑞嬉笑着说:“昨天,我想过了,你看上去实在是像不讲信誉的人,所以今天早上我决定在这里守株待兔等你去请我吃饭。”刘熙月听了,睁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走吧,去吃饭。”罗瑞拉着刘熙月。这时,刘熙月才注意到,他的身后有一辆兰博基里,静静的停在那里,浑身散发着蓝光。刘熙月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罗瑞塞进车里了。车里空调的温度正好,座位旁更有一束火红的玫瑰花,那火红的颜色似乎能把车里的空气燃烧起来。面对如此热烈的颜色,刘熙月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她强打起精神,坐在汽车后座上,默默地对自己说不要再在他的车里睡着了,请他吃一顿饭没有关系的。

  罗瑞看着刘熙月一直试图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高度紧张戒备睡眠的状态,便笑着和她聊天:“你来马德里几年了?”

  “三年”

  “你为什么想在马德里读书?”

  “我姑姑家在这。”

  “你姑姑家住在哪?”

  “百花巷。我们到底是要去哪吃饭?”

  “到了”

  刘熙月一下车,看着面前气势磅礴的菲尔斯洛酒店,神经质的从包里拿出钱包看了一下。门童走过来,罗瑞已经把钥匙交给他。刘熙月脸红了,走过去,小声的凑到罗瑞的耳边说:“我们去别的地方,好不好?我的钱好像不够。”罗瑞转过头满脸笑意也同样小声的对刘熙月说:“那怎么办,他已经把我的车开走了。”刘熙月正踟蹰,罗瑞已经拉着她的手进了大厅。

  唐华夜搂着露丝,坐着从68楼正向下的景观电梯,一眼便看见了下面凑近罗瑞的刘熙月,心里顿时有种无名火气。搂着露丝腰的手,不由得用力。美人眉毛皱了一下,但看到金主阴沉的脸,懂事的没说话。

  “要一个皇家套房。”罗瑞说完,递上自己的信用卡,刘熙月一脸诧异的看着他。罗瑞拍了一下刘熙月的头,“你需要休息,我们等一下在房间里点餐,你吃完了先睡一觉。”刘熙月刚准备反对,便看见唐华夜搂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从自己面前飘过。鬼使神差的,她点点头。

  自己和唐华夜是有多久没有见面了,两个多月了吧。即使每次见面也只是匆匆的布置一下黑客任务。他知不知道在马德里刘熙月只有他一个朋友;他知不知道刘熙月有很多话想对他说;他知不知道刘熙月有多想见到他。刘熙月笑了一下,心里的苦涩随着这笑意荡漾开来。何必一直封闭自己呢,刘熙月,你可以多交一个真正对你好的朋友。

  罗瑞顺着刘熙月的眼光看去。一个男人,相貌伟岸,英俊不凡的男人,黑色西服,黑色皮鞋。他的眼睛却在这整体的黑色中格外明亮,散发着逼人的光芒,倏忽间,罗瑞想到了非洲草原上打盹的豹子,慵懒的倒在草地上却灵敏警觉危险蓄势待发。罗瑞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一直到唐华夜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刘熙月才回过神来,刚刚一切的一瞬间的想法烟消云散。她满脸歉意的对罗瑞说:“对不起,我不想吃饭了,我想回家。”刘熙月的笑容太苦,苦的罗瑞发不出脾气说不了“不”字。罗瑞点点头,沉默的跟在刘熙月的身后。出了门,门童已经把车开过来了,罗瑞拉着刘熙月,固执的说:“我送你回去。”

  刘熙月没有拒绝,沉默的上了车。罗瑞把车开的飞快,刘熙月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轮子在身下转的看不到轮的样子。车子越开越快,刘熙月的脸色有点发白,但是仍然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抓紧前排的靠垫。“擦”的一声,车子突然慢了下来。罗瑞说话了:“百花巷几号?”刘熙月抿了抿嘴唇:“18号”。

  刘熙月回到家,洗了个澡,蒙着被子,睡了个天昏地暗。醒来的时候,窗外路灯已经亮了。刘熙月打开手机,有唐华夜的来电提醒,刘熙月清醒过来,回拨过去。“你现在在哪里?”唐华夜的声音传来,连同着身后的喧嚣嘈杂。他是在一个夜总会里。刘熙月皱皱眉头,老实的回答:“在家,刚醒。”

  唐华夜“哦”了一声,挂了电话。刘熙月把电话仍在床上,起床找吃的,一整天没吃,肚子饿死了。刘熙月打开冰箱,只有面包牛奶。刘熙月把牛奶放进微波炉里,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啃面包。

  室内很暗,窗帘都没有打开,只开了过道的一盏灯,刘熙月披散着头发,发丝凌乱,部分缠绕在裸露的脖子上,妖娆美妙。真丝睡衣只系了中间的一个带子,大片的白嫩的肌肤泄了出来,像窗外的月光般皎洁。她趴在桌子上,小屁屁高高的翘起,两条修长的腿还不时的晃晃,唐华夜一进来,便看到如此春光,顿时喉咙发紧。

  牛奶热了,刘熙月打开微波炉,拿出牛奶要倒进杯子里。唐华夜轻轻的走过去,从后面环住刘熙月的腰,刘熙月一惊,牛奶泼的满身都是。唐华夜闷笑传来:“怎么这么不小心?”刘熙月在唐华夜怀里,艰难的转过身,声音颤抖的说:“你怎么,怎么进来的。”唐华夜盯着刘熙月满身的牛奶:“我一直都有钥匙。说完便低头,舔了舔溅到刘熙月胸口的牛奶,点点头:“还不错。”

  刘熙月身上心里同时发麻,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自己睡衣的带子已经被解开了,几近全裸的圈在唐华夜的怀里。唐华夜看了看那盏朦胧的灯,抱着刘熙月走进卧室,微笑着说:“今天气氛很好。”

  刘熙月紧紧的抓着睡衣,不让它从身上掉下来,脸色绯红小声的说:“我肚子饿了,等一下,等一下再……”唐华夜把她放到床上,动手解衣服,听完刘熙月的话挑挑眉:“肚子饿了,没关系,你吃我。”

  刘熙月实在不想……,忽然站起来,往外跑。唐华夜却向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拎回来,放在床上,脸色不善的说:“你不是饿吗?我让你吃。看来,我得加把劲了,我好像并不能满足你。”说完,压在刘熙月身上,一点一点的舔刘熙月身上的牛奶。刘熙月浑身发颤说:“那方面,你让我很满意,不必了,不必再……”

  刘熙月一阵惊呼,唐华夜已经进入了,硕大的崛起一阵一阵的快感,刘熙月有点意乱情迷。唐华夜却很冷静,看着刘熙月说:“那白天酒店那个?”刘熙月沉浸在快感里,恍恍惚惚的听见唐华夜说罗瑞,便急忙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只是朋友,一般的朋友。”唐华夜“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专心致志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刘熙月醒了,唐华夜已经不在了,身边的床铺一片冰冷,刘熙月的唇边划过一丝苦笑。

  第三章:美丽的过去

  17岁的刘熙月第一次见到唐华夜的时候,是在刘家不远处的一片树林里。那时候,刘熙月的爸爸很有钱,是A市比较出名的五星机械零件生产商。刘家住在一片别墅区,别墅靠山,山的背面也有一大片草地。

  刘妈妈和刘爸爸总是很忙,刘熙月便自己一个人经常无聊。闲来无事,她便会去那座山那片空地玩玩。站在山顶看夕阳总是特别的美。黄昏时,天空上总好像有大片大片的枫叶落在天边。太阳隐在幕遮下,阳光一点也不凶猛,刘熙月靠着树坐在草丛上,可以听见山风温柔的呼吸声。刘熙月热爱那段时光,一个人华丽的寂寞。

  一天傍晚,刘熙月有去了那座山,这次却有个不速之客,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倒在草丛里。夕阳染红的天边和他染红的绿地摇摇呼应,周围太静的,要不是静的刘熙月可以听见男人厚重的呼吸声,刘熙月真以为他已经死了。

  她试探着走过去,男人染血的半张脸抬头看她,艰难的说:“这,哪里,能……躲?”虽然已近半身不遂,他的眼睛冷静沉稳,丝毫不受自己伤势的影响。刘熙月彷佛被感染到了,认真的想了一下,摇摇头。这里,四周都是山,深秋,草色枯黄树叶都掉光了,站在山顶,一目了然。

  但是,把一个受伤的人仍在山里,刘熙月又着实于心不忍。她想了一下,慢慢的说:“我家就在山后面。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唐华夜点点头。刘熙月弯腰把他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他,小心的向前走。

  到了之后,刘熙月小心的把唐华夜放在地毯上,招呼刘叔拿来急救箱。这一切,唐华夜只是冷冷的看着,没说一句话,任由刘熙月摆弄。倒是刘家的豪华,让唐华夜多打量了几眼。刘熙月手忙脚乱回想基本的急救知识,刘叔倒是在一旁说:“小姐,打急救电话不就好了。”刘熙月这才想起来,拿起电话,连忙播出一串数字。

  刘熙月不知道为什么,还跟着到了医院。医生让刘熙月填病人简历。刘熙月把表格拿到唐华夜的床前,一处一处的念:“姓名?”

  “唐华夜”

  “年龄?”

  “21”

  “父母?”

  “死了,都死了。”

  唐华夜平静的说着,彷佛不关他的事。刘熙月听着觉得心里很不好受,也没有表露出来。填完了,刘熙月伏在唐华夜的耳边,轻轻的说:“等一下,马上就可以做手术了,你要坚持住。”唐华夜深深的看了一眼刘熙月,没有说话。

  刘熙月一直等到手术结束后,又站在玻璃窗外看了好一会唐华夜才准备离开。护士长王阿姨看见刘熙月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病房外,便走过来对她说:“你是6号床的女朋友吧,就你一个人?”刘熙月红着脸点点头,王阿姨了然的打开病房门说:“进去吧,病人需要安静,你先守着,过了今晚看明天是请护工还是怎么样?”刘熙月有点发蒙:“怎么还要陪夜吗?”王阿姨不耐烦的说:“6号床的伤那么重,他自己行动不便。”刘熙月为难的点点头,王阿姨看见刘熙月的样子,摇摇头的走掉了,现在的年轻人呀,一点情谊都不讲,男朋友伤的那么重还不想照顾?

  刘熙月耳背的走了进去,坐在床边,才看到干净的唐华夜。刘熙月发觉这男人好帅。一向对男色淡定的刘熙月也不禁多看了两眼发了一会花痴。刀刻般脸颊,棱角分明的嘴角,高挺的鼻子,浓黑的眉毛,刘熙月偷着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伸手摸了摸他的鼻子,手感真好。

  过了一会,刘熙月走出病房,站在医院空荡荡的走廊上,打电话压低声音说:“刘叔,你不用来接我了,我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刘叔似乎很震惊,声音也提高了不少:“小姐,你怎么可以晚上不回家?”刘熙月撒娇的说:“刘叔,你对熙熙最好了,我不回来,这次爸爸妈妈出差回来,你不说不就好了。刘叔,白天救的那个人好可怜的,没有爸爸妈妈,没有亲人的。”大概是刘熙月可怜的声音感染,刘叔一时竟也没有说话,刘熙月乘此机会赶紧说:“刘叔,熙熙爱你,明天见。”刘熙月挂了电话,就关了手机,走进病房,坐在病床上,脸上带着笑轻轻的对唐华夜说:“都是你,我还有骗爸爸妈妈。”

  此后,刘熙月每天都来陪着唐华夜给唐华夜带刘叔教自己熬的补品。也是,来看唐华夜的除了刘熙月就没有别人了,那些小护士医生就都把刘熙月当成唐华夜的女朋友,隔三差五的打趣。有什么问题医嘱也跟刘熙月说,刘熙月一字不差的都告诉唐华夜,唐华夜自己很少不顾及,刘熙月一不注意他便犯了忌,惹得医生护士责骂连连,刘熙月苦不堪言。

  唐华夜话极少,作为病人还算乖巧,每次刘熙月喂他吃东西,他都默默的吃完。只是有些挑剔,不愿意用护工。他不愿意用护工,刘熙月只好就万事亲力亲为了。

  一天下午,刘熙月踩着秋天余辉逃了课气喘吁吁的跑到医院。医院走廊上,遇见的护士小黄一脸责备的说:“小刘,你家那位,你几天没有给他擦身体吗?病人会很不舒服的。”“啊,还要擦身体?”刘熙月吃了一惊,以为每天给他洗洗脸就好了。“当然了,病人身体不方便移动,你做女朋友的,也不知道帮忙?”护士黄一脸愤慨的说。刘熙月只好讪讪的低下头。

  做人女朋友真不容易,做帅哥的女朋友更不容易。刘熙月心里想着那句话推开唐华夜病房的门,护士长王阿姨更是脸色铁青恨铁不成钢的说:“病人不能吃洋葱,你不知道吗?中午还给他吃餐饭。”刘熙月看着刚做完胃镜,脸色发白的唐华夜愧疚的说:“对不起,住不起,对不起,下次一定注意,”王阿姨看了一眼唐华夜,才愤愤的走了。

  刘熙月径直坐在唐华夜的床边,把手中的保温瓶打开,笑容满面的说:“这汤是我早上上课前熬的,你喝喝看。以后,我给你送饭来吃,你有什么不能吃的告诉我,好不好?”唐华夜脸色苍白的点点头,像邻家小弟弟一样惹人爱怜,刘熙月看的不由得发愣。

  第二天,刘熙月拿着盆,拎了几瓶热水,香皂,毛巾,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病房。一进病房,却极其猥琐的左看看右看看,很好,医院走廊时没有人,然后她快速的挂上“正在休息”的牌子。

  唐华夜睁眼看着刘熙月做这一切,刘熙月有点不自然的说:“就是,就是,怕被人乱想。”又谄笑的说:“我来给你洗澡。”她说完洗澡,自己先红了脸。唐华夜没有出声,刘熙月走过去,开始巍巍颤颤的给他脱衣服。

  当然不会全脱光了,刘熙月红着脸挥舞着毛巾小心翼翼的在他的身上游走。唐华夜闭着眼睛,时不时的闷哼一声,似乎极力的隐忍。最后的重要部位了,刘熙月是在没有勇气扒光唐华夜的衣服,但是那么长时间不洗会不会不卫生。刘熙月不管了,隔着裤子,手里抓着毛巾就伸了进去。唐华夜这时候,到睁开眼睛看了刘熙月一眼。眼神幽深,似含了无尽内容,刘熙月的心猛烈的跳了两下,脸红的好像高烧不退,伸进裤子里的手,一下子退了回来。

  “那里,不洗吗?”唐华夜声音嘶哑,蛊惑的说。刘熙月坚决的摇摇头。“那把毛巾拿出来吧。”唐华夜又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是呀,毛巾总要拿出来吧。刘熙月认命的闭了闭眼睛,手顺着他的肚子,慢慢的向前探。唐华夜的皮肤温度高的惊人,要不是他人还正常的说话,刘熙月真想叫医生。

  忽然,刘熙月惊呼一声,快速的缩回了手。唐华夜的眼睛闭着,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刘熙月想了一下,想做什么决定一样的点点头。身体慢慢的向唐华夜靠近,她的脸几乎挨在唐华夜的肚子上,甚至有几根调皮的头发扫着他的腹肌。她的手迟疑的向前摸索着,摸索着,终于把毛巾拿出来了。然后,她闭着眼睛,帮唐华夜快速的换了裤子,穿上衣服,刘熙月一阵风似的逃出了病房。

  渐渐的,刘熙月照顾唐华夜熟练起来。唐华夜本来身中七八处的刀伤,但是年轻身体底子好,两三个月便恢复了大概了。一天中午,刘熙月乘着吃午饭的时间跑出学校又来医院看唐华夜,值班护士小黄亲切的说:“唐华夜啊,早上已经出院了,走了。哎,你是她女朋友,你不知道吗?哦,对了,还有个好漂亮的女孩子跟他一起走的。”小胡说完,做恍然大悟状,一脸同情的看着刘熙月。

  刘熙月笑着说:“我哪里不知道呀,那女孩子是她妹妹,这些水果是给你们吃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说完,刘熙月放下水果就跑了。

  刘熙月一个人走在冬天的大道上,全身被的严严实实的,是利用午休的时间跑出来的,时间得抓紧要上课了,但是刘熙月一点都不想动,不想拦出租车,不想回去上课。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地面上有很多地方还结着冰,踩上去又硬又滑;街上的树木大多被刷了白色的油漆,树叶都掉光了。风,时不时的吹来,刮得人的皮肤生疼,刘熙月把垂在胸前的围巾围住了嘴巴,只露出两只眼睛,眨巴眨巴。

  唐华夜就那么走了,自己甚至连他的手机号码家庭住址都不知道,似乎凭空冒出来的人,一下子有倏忽不见,刘熙月好像做了一场梦似的。学校还是要去的,刘熙月想:今天自己终于可以在看重自己的马老师面前确确实实的保证,以后再也不逃课不迟到不早退了。

  日子好像回到了以前,没事的时候,刘熙月还是喜欢到后山上走走坐坐。天空每天变得昏昏沉沉的,一如这时候的人。太阳很好的时候,依然有大量的阳光,但是刘熙月还是觉得冷,很冷。唐华夜什么也没有留下,导致刘熙月午夜梦回的时候醒来,总是对自己说:“他不是真的,他不是真的,忘了他,忘了他吧,继续睡觉,睡觉。”

  就这样一直到了放假要过年的时候,刘熙月和同学一起去KTV唱K,去洗手间的时候,有个身影在她眼前一晃而过,是唐华夜,她追了过去,只看见一条空空的长廊。乘着酒性,刘熙月蹲在地上大哭了一场,说不出为什么哭,觉得好像再也见不到唐华夜般的绝望。

  哭累了,刘熙月去洗手间洗了洗脸,自己回到了同学们的包间。结账的时候,刘熙月是真的看见了唐华夜,他和一大帮人在一起。还有一个女孩子,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长发,身材凹凸有致,面孔精致。她看起来和唐华夜异常亲近,就在KTV大厅众目睽睽之下,毫不避讳的坐在他的腿上。刘熙月心中有些黯然但是转眼又想打个招呼总好吧,于是兴冲冲的向前。唐华夜明显也看见她,刘熙月每向他走一步,他的眼神便冰冷一分。刘熙月只走了几步,就生生的停了下来。奇异的是,刘熙月当时尽然还在想原来人的眼神正的可以那么冰冷,比冬天屋外的寒风都刺骨。

  刘熙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唐华夜。唐华夜不知道说了什么,身上的女孩子和身边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起身走了。经过刘熙月的时候,唐华夜连个眼角都没有给,倒是唐华夜身边的女孩子,看了刘熙月好几眼。

  慢慢的,刘熙月似乎活了,心里说不出来的苦的。室内空调温度开的很高,周围一片喧嚣,刘熙月只觉得燥热,想出去一个人走走独处吹吹风。刘熙月木木的,走在深夜的A市,聚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散的,也不知道同学们什么时候告别的,只剩下唐华夜看自己的冷漠眼神,在刘熙月的脑海里不停的旋转,旋转,旋转……

  夜在空气中泼了墨,街上没有行人,前前后后的汽车灯快速的交叉拥抱又快速分离,远处的霓虹冷漠的变换着色彩。人行道旁的树木像一个个鬼魅的样子,张牙舞爪的袭来。宁谧寒冷的夜,路灯安安静静的照在两排,灯光和它的影子看上去孤零零的。这世界果然都是让人伤心的。

  刘熙月缓缓的向前走,一辆路虎在她的身后停了下来,她都没有发现。唐华夜下了车,跑到刘熙月的眼前,喊:“刘熙月。”刘熙月才抬起红红的眼睛看他,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唐华夜有点局促,看着刘熙月红肿的眼睛,抱歉的说:“我……我本来想过一段时间再去找你的,我还有点事没处理好……我”

  唐华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过来,他想着刘熙月,一直觉得去找她的时间还没到,总觉得自己可以忍耐。当真正在KTV看见刘熙月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眼神就再也离不开她,想让她也看见自己想和她说话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刘熙月蹲在地上哀哀的哭,唐华夜觉得自己的心就像在冬日的湖面上被扔了一块有力的石头有什么东西破冰而出了。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55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误惹霸道男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