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八零年代小军嫂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盛荣   内容大小:281 KB  下载:八零年代小军嫂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1-11 16:31:39

《八零年代小军嫂》

作者:盛荣

文案:

女帝穿越到八零年代,没钱没粮没肉吃,没后宫没权力没事干,只有粗粮野菜,破衣旧裤,极品渣男。

还好她有一身本领还有一个粗细适中的金手指。没肉,上山打猎,下水摸鱼。没钱,做做生意发家致富;没后宫,咱有兵哥哥当老公。没事干,虐虐渣收拾极品

当韩劲得知自己的媳妇儿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女帝之后,整个人是凌乱的,“也就是说,我昨天跟古代来的皇帝洞房了?”

阿茶纠正:“在我那儿,这叫朕宠幸了你。”

认识韩劲的战友都说他放弃了金镶玉娶了个什么都不会的小村姑,阿茶怒,来来来,朕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文武双全,盖世无双!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年代文

主角:韩劲、阿茶 ┃ 配角:许铁生

第一章 (抓虫)

  北方的十月,太阳落山后已经是冷风入骨。呼啸的寒风吹打着窗棂,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用纸糊的窗户已经破了几个洞,冷风呼呼地往里面灌。

  林阿茶绝望地望着窗户纸上的破洞,心里闪过无数次想要死去的念头。她的腿骨折了,头也发晕,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这都拜她的丈夫所赐。

  她是家里最小女儿,因为家穷,十五岁的时间就和许家儿子订了婚,18的这年,也没有领证,鼓吹吹吹打打,坐着花轿进门,就算是结婚了。才半年,被打了五次。第一次,两个耳光,原因是做饭晚了。后来男人道歉,她就原谅了。其实,不原谅又能如何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就是命。

  第二次,她因为身体不舒服起晚了,被婆婆打了一巴掌,她气不过,跟婆婆理论起来,丈夫回来一脚把她踹倒,连踢带打,她好几天没下了床。

  第三次第四次,依旧是因为琐事。但一次被一次打的严重。她对丈夫越来越恐惧,对生活越来越绝望。每天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但今天,她还是被打了。原因是她跟邻居家的儿子说了几句话。

  丈夫许铁生就说她勾三搭四,把她拽回屋子里就是一顿暴打。右腿小腿大概骨折了,疼的厉害。左眼模糊一片,被打的看不清东西……总之浑身没有一个好的地方。

  她觉得自己大概是快死了,但是,一点都不怕。比起死亡,她现在更害怕的是面对许铁生。只是,她觉得遗憾,自己都不怕死了,为什么没有在死之前先把许铁生弄死。

  但是,林阿茶这个愿望没有办法实现了。她的意识渐渐远去,魂魄也脱离了肉体。阿茶死了,在一个寒风呼啸的夜晚。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去关心。

  ……

  林阿茶失去呼吸的一个小时后,突然睁开了双眼。片刻的呆愣后,她疼的叫唤了一声:“啊……好疼……”

  怎么回事,从头到脚的疼。她想起身,可是,疼的起不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为什么这么疼。好像身体被人暴击过一样。

  可她明明……

  林阿茶突然想起,她正跟几位皇兄骑马呢,突然摔下了马背,难道自己摔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可既然死了,为什么疼痛感这么强烈?

  一切都透着古怪。她现在能动的大概只有头了。视线适应了黑暗后,朦胧地看到了自己周围的一切。

  这里似乎是一间破破烂烂的土方子,墙上好像还贴着一张什么画。窗户是纸糊的,破了洞,风正往里面吹着。这……是哪里?

  阿茶心里一惊,正想起身的时候,门,吱呀一声打开,有一道黑影进来。谁,是谁?她想说话,发现嗓子疼的发不出声来。那男人朝着她这边走过来,然后脱掉鞋子就上了土炕。

  阿茶满腹狐疑,瞪着一只眼睛去看那男人。正好那男人探过头去来看她。夜色朦胧,阿茶看不清男人的脸,但闻到了一股子汗臭味儿和脚臭味儿。一瞬间,脑海里涌上了许多恐惧暴力的回忆!

  扇耳光!

  拳打脚踢!

  用凳子砸!

  猥亵……

  虐待……

  那些回忆,让阿茶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这个男人是变态,是畜生!那男人却冷哼一声,“死婆娘,就知道你死不了,贱命,硬的很。”

  说完,那家伙就躺在她身边的位置睡了。阿茶脑海中那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记忆让她知道,身边的男人是她的丈夫。

  不,不,她堂堂明月王朝的女皇,还未婚嫁,哪儿来的丈夫啊,这记忆不是她的,那是谁的?

  身子不能动,口不能言。她只能满脑子问号地躺在那里,好冷,身上连个被子都没有,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冻死了。可身边的男人却呼呼地睡着,完全不顾她的死活。

  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涌了上来。记忆里现在是八十年代,是在她所在王朝的几百年后,她也叫林阿茶,18岁的时候嫁给了这个叫许铁生的男人。可是,才嫁进来半年就被打了好几次。

  最最可怕的是,许铁生是个变态,他不能做夫妻之间那档子事,但总是会玩弄她的身体,还用各种方式侮辱她虐待她。

  这些不属于阿茶的记忆,让她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有别人的记忆?难道,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她了?

  在满腹疑惑之中,天不知不自觉亮了,阿茶也看清楚了周遭的一切。破旧的土房子给人快要塌了的感觉,墙上糊着报纸,已经发黄了。窗户上面一部分是麻纸糊的,下面一部分是玻璃的。

  这……这是哪个年代的房子啊?八十年代是个什么年代,难道,她摔死了,魂魄来到了几百年之后,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这个时候身边的男人醒了。他起来,扭头望向了阿茶,一只手抠着臭脚,一只手在挖着鼻孔。

  阿茶眼中忍不住露出了嫌弃之色,那男人却突然把抠完脚的手指伸在阿茶嘴上。

  “唔唔……”阿茶紧紧地抿着唇,恶心的快要吐了。大胆刁民,竟然敢如此对她,她要拧掉他的脑袋,无奈,身体好似废了一样不能动弹,而那男人却把脚伸到她嘴边,“给老子舔。”

  阿茶抿着唇,那男人却用脚在阿茶嘴上用力蹬,阿茶脸上本就有伤,他这么一弄,她觉得屈辱、恶心又疼,无奈啊,这残破的身子却无法动弹,只能用力把头别开!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道喊声:“铁生,阿茶,你们起来没有?”

  许铁生总算拿开了臭脚,恨恨地瞪了一眼阿茶下了炕出去了。阿茶则恶心的呸了几口,气得的眼泪也掉下来,恨不得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死男人千刀万剐!

  这时有人进来了,阿茶看到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和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女人穿着一件破旧的蓝布棉袄,头上围着一条老式的头巾,下面穿着是一条黑色大裆棉裤。记忆中这是原主的母亲。而身边的男人穿着一件破旧的军大衣是原主的哥哥!

  “阿茶!”女人看到阿茶那样子,哭了着走过去,两手张开,不知道该碰阿茶哪儿好,“我苦命的阿茶,你这是遭的什么罪啊……”

  阿茶意识到现在的记忆是属于原主的?她死了,魂魄来到了几百年之后,除了这个可能,她想不到别的了。

  “许铁生这畜生,竟然把阿茶打成这样,看我不打死他!”男人看到阿茶那个样子,气得要出去找许铁生算账,却被阿茶的娘给拽住了,“大柱子,你还嫌不够乱的!你要是打了许铁生,你妹妹在他家过日子不是更难了?”

  阿茶的思绪有些混乱,不过,原主被许铁生打成这样,不,应该说已经被打死了,做母亲的还让原主跟许铁生过?她急了,嘶哑着声音说:“朕……我……要……离……开……”

  阿茶自称为朕,大家也没在意,只当她是疼的话都说不利索。陈桂兰哭着说:“阿茶,先让你大哥背你回娘那儿住几天,养好伤先。”

  阿茶心里一松,总算可以脱离那个让人恐怖又恶心的男人了。大柱子高大魁梧,抱瘦弱骨材的阿茶不是问题,但是,她浑身是伤,被他抱起来那一刻疼的哭叫起来。

  阿茶自认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从小习武射箭,也受过不少伤,但是,这疼痛,真的让人恨不得去死。大柱子也吓得一身冷汗:“阿茶,你忍忍,你忍忍啊。”

  娘家就在同村,几分钟后就到了。阿茶被放在了温暖的土炕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她终于不冷了。

  可是,门外面却传来了吵闹声:“您说阿茶都嫁出去了,整天不是这就是那的,一个月总要回来住那么好多天。跟没有婆家似得。”

  陈桂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燕子,这不是阿茶伤着了吗。接回来我好照顾照顾。等她伤好了就送她回去。”

  燕子是二儿子二柱子的媳妇,跟陈桂兰住一起的,阴阳怪气的说:“伤好了就回去?她这伤十天半个月的能好吗?躺在那里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还得花钱看病,还有吃的喝的都不要钱了吗?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还得被她拖累!”

  “行了,燕子,别说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原主的记忆显示,这声音是原主的二哥,那燕子是二嫂子。

  阿茶听着外面的谈话,脑子还是有点懵的。

  想她勤政爱民,礼贤下士,怎会遭遇这样的事,想想刚才她让自己舔他臭脚的恶心情景,心里一阵阵愤怒和恨意,等着,等她好了,一定让他去吃-屎!

  她堂堂皇帝,今日竟然受如此屈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做母亲的毕竟是心疼女儿的,请了别村专门治疗大跌损失的医生来给阿茶治伤。医生说,阿茶的伤要好好养着,给弄了一些草药熬汤药也在外伤出给她贴了自制的膏药。

  虽然家里的气氛并不和谐,但好歹她不会再被那变态欺辱。阿茶迷迷糊糊的睡了,这一睡就是好几天。

  陈桂兰跟自己男人林国中坐在阿茶身边,一个吧嗒吧嗒抽着烟锅,一个无助的掉眼泪。

  “桂兰啊,我看阿茶是不行了。她既然是许家的人,就该入许家的坟,把她送回去吧。”

  陈桂兰红肿着眼睛,声音嘶哑的说:“送回去,阿茶就真的是等死了。”

  林国中说:“现在不也是等死吗?总不能让阿茶死在咱家吧?”

  迷迷糊糊中,阿茶听到了父母这番对话。心里想,这当爹的也够无情的。她不能死啊,不能死!努力地睁开双眼,气若游丝的说 :“我……我想……喝水。”

  陈桂兰一看阿茶醒了,激动的又哭又笑,“阿茶醒了,阿茶醒了,娘去给你倒水!”

  阿茶喝了几口水,嗓子和胃总算不干渴了。不一会儿,陈桂兰给她端来一碗小米粥喂她喝下。“阿茶,你昏睡好多天了。先喝点稀饭。一会儿娘给你下面条吃。”

  陈桂兰刚说完,另外一间屋子想起了燕子的声音:“吃吃吃,家里就那点白面了,她吃了,石头吃啥?”

  石头是陈桂兰的孙子,刚六岁,他正趴在炕头上写作业,说:“娘,我不吃,让姑姑吃吧。姑姑那么可怜,我不跟姑姑争。”

第二章

  陈桂兰急忙说:“阿茶,你嫂子刀子嘴豆腐心,你别往心里去。”

  原主的记忆中,这个嫂子也不是什么善类。不过,也就是耍耍嘴皮子,没做过什么过份的事。阿茶现在就盼着自己身体赶紧好,别的都不想在意了。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的时间,阿茶的伤好差不多了。就是骨折的地方还没完全好利索,不过行走基本自如了,就是还不能做剧烈运动。

  中午,外面的阳光特别暖。阿茶坐在门台子上晒太阳。虽然穿越来两个月了,但还是觉得好似在做梦一样。

  陈桂兰在院子里喂鸡,林国中打扫卫生。燕子坐在闷头上做针线。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人。阿茶一看是许铁生。

  所有屈辱的记忆涌上脑海,阿茶恨不得剁了他的脑袋,可惜,她现在不是皇帝,重活一世,也不能因为杀人再赔上自己的性命。

  许铁生进来后,直接走到阿茶跟前,那只粗糙的手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恶狠狠道:“跟我回去。”

  阿茶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如果不跟他回去,他也是没办法的,但她不回去,怎么报仇雪恨呢?但还是故意道:“我不回去,你放开我!”

  许铁生不耐烦,“怎么着,让我来把人接走。现在又不走?什么意思啊?林阿茶,信不信我抽你大嘴巴子啊?”

  阿茶望向了原主的父母,多希望,他们能伸出援手。毕竟,在他们眼里阿茶还是阿茶,是他们的女儿,并不知道她是穿越来的其他人。

  “铁生啊,你别动怒。阿茶身子刚好点,你带阿茶回去,好好过日子吧。”陈桂兰这话一出,阿茶彻底失望了。原主的记忆里就是这样,每次被许铁生打了就回来娘家养伤,伤好了,父母又会让她回去。

  原主的记忆里,这个年代,离婚比自杀还可怕。所以,没人会想到离婚。阿茶这种懦弱的性子,自然更没有离婚的想法。

  “阿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跟铁生回去吧。”林国中磕了磕烟斗里的烟灰,转身出去了。

  阿茶这一刻,对原主的爹娘充满了怨恨,明知道自己女儿回去是被打,竟然袖手旁观,实在是冷血无情!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63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6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八零年代小军嫂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